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城市应该严格划定烟花爆竹禁放区

2018-11-06 18:23:23
城市应当严格划定烟花爆竹禁放区 必须按照理性选择公共政策的原则,对城市烟花爆竹燃放政策重新进行认真评估,并适时做出科学的调剂。

春节过后,元宵节又是燃放烟花爆竹的高峰期。

北京市政府2月14日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烟花爆竹燃放安全管理的通告》,规定在原有八类禁放地点以外,新增新闻媒体单位、电信邮政单位、城市路网桥梁、商场剧院、高层建筑物周边、燃放空间狭小的居民小区等场所为禁放区,禁止燃放的地区全面扩大。

扩大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范围,并不是北京一个地方的举措,辽宁、石家庄等省市元宵节前也出台了类似的规定。

各地扩大“禁放”范围具有明显的针对性。

近年来,烟花爆竹燃放引发的事故频发,安全形势日趋严峻,监管执法难度越来越大。

2月3日,沈阳皇朝万鑫国际大厦因燃放烟花起火,损失30亿元;7日,浙江淳安因燃放鞭炮引发山林火灾,6人遇难;仅从除夕零时至大年初一14时,北京市即因燃放烟花爆竹致伤223人,死亡2人。

与此同时,社会上要求全面“禁放”的声音越来越强烈,如《检察日报》和《中国青年报》先后发表评论,直陈燃放烟花爆竹存在的诸多弊端和巨大危险,批评主张燃放者提出的各种理由,提出应当全面禁止这类“充满了环境暴力和文化暴力、带来无穷祸害、与城市生活格格不入的陋俗”。

北京、辽宁等地扩大“禁放”范围,可以视为对上述严峻形势和舆论吁求的积极回应。

燃放烟花爆竹作为一项古老的民俗,是传统春节文化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

与北京一样,国内多个城市都经历了一个“自发燃放———逐渐限制———全面‘禁放’———立法有限燃放———燃放问题严重———舆论呼吁‘禁放’”的进程。

回过头来看,在从“全面‘禁放’”到“立法有限燃放”这个不无关键的环节上,立法机关和有关决策部门仿佛低估了两个问题。

其一,低估了城市居民燃放烟花爆竹对消防安全、环境保护和他人生活的严重影响,低估了一些人违反规定、违法燃放的冲动与非理性,也低估了政府为保证依法燃放、安全燃放需要付出的监管执法本钱。

近两年来,一些城市违法燃放的现象越来越突出,监管执法部门疲于应对、防不胜防,说明此前对监管执法难度的预期明显不足。

其二,在尊重主张燃放的民意的同时,低估了主张全面“禁放”、力推移风易俗的民意的分量和价值,疏忽了受燃放影响、容易成为燃放受害者的群体的权益。

这两方面的低估,使得立法开禁有限燃放多少有些仓促和草率,也为今天出现的一些问题埋下了隐患。

在现代社会,城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