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全国收费公路亏损百亿结论从何而来

2019-06-08 02:00:25 | 来源: 历史

孩子半夜咳嗽
孩子半夜咳嗽
孩子半夜咳嗽

关注国内热点内容,交通部去年底发布的《2013年全国收费公路统计公报》显示,全国收费公路收支平衡结果为负661亿元,即整体亏损661亿元。

这个数字让人很吃惊,需要更进一步的说明。巨额亏损,是因为欠贷高,还是经营管理不善,从公布的信息看,不清楚。661亿元是个笼统数据,怎么算的,成本机制如何,需要一笔经济账。信息不充分,“整体亏损661亿元”就是个匆忙的结论,值得推敲。

政府部门公开信息,为的是答疑释惑,满足人们对公共事务的“求知欲”。信息充分,才能解释清楚问题。2007年《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实施以来,各级政府部门陆续建立信息发布机制,时至今日,政务公开渐成常态了,但信息不充分的问题仍然存在。

信息看上去是客观的,譬如数据,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但信息量不同,采集方式不同,结论就会很主观,譬如有交通部相关人士解释:“银行贷款年限与公路收费期限不一致,导致每年的还本金额高于收费公路按收费年限来算的成本”——这是一家之言,但不排除计算方式存在疑点的可能性。公布收支平衡结果,为的是满足人们对公路实际运营状况的知情需求,即便亏损661亿元,这个数据却没有说明经营状况怎么样,猜测的空间太大。

信息公开,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以前,政府只要信息公开了,就被视作政治进步。这种进步,更多在价值层面,带有象征性,往往被理解为现代政府姿态,公开就是进步。信息公开制度发展到今天,8个年头过去了,不再是零起步的状态,政府部门都在公开,但提供多少有用、准确的信息,公众在重新评价,心中的标准更加严格,难以对付了事。

有时候,提供了一些信息,算是抛砖引玉,人们有了线索,可以提出疑问,可以申请其他的公开项目,直至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有时候,政府部门就成了“媒体”,努力让人们更方便、更清楚、更准确的理解一道信息,避免误解、混淆视听,而这需要更多的和付出。如今,公开信息不是完成例行发布仪式,公共治理有越来越多繁杂的问题,让人们知道得越多越全面,政府部门反而落得轻松。

由近年来推动包括“三公”经费在内的信息公开的历程来看,由于直接触动利益,要让相关职能部门真正做到有“诚意”、负的信息公开,肯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今,不仅讳莫如深、秘而不宣的领域少了,但一些时候,公开数据还是千呼万唤始出来,总算公布出来了,或是只有结果没有算法、说明,或是看不清楚,搞不明白。

信息公开是政府接受监督、提高行政效能的必要前提,随着现代政治理念的深入人心,及时、准确的信息公开成为政府必须面对的重要义务。如果信息不能消除、澄清公众疑虑,就会引起更大的质疑,对于政府公信,没有加分,与公开的目标就背道而驰。

(资讯责编:任波)

橙子饭前吃好还是饭后吃好 饭前多久吃橙子好

青岛男子持玩具枪逼停轿车利用警察身份招摇撞骗落网

板式家具眼下的危与机

橙子饭前吃好还是饭后吃好 饭前多久吃橙子好
青岛男子持玩具枪逼停轿车利用警察身份招摇撞骗落网
板式家具眼下的危与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