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穷途末路美国只能用失败战胜塔利班

2018-11-01 11:04:06

穷途末路,美国只能用失败战胜塔利班

> 10月28日午夜美国总统奥巴马乘专机抵达多佛空军基地,向刚刚运回国的在阿富汗阵亡的18具美国公民遗体致以敬意,遗体中包括在10月26日飞机失事事件中丧生的7名美国士兵和3名缉毒人员,以及8名被路边炸弹炸死的美国士兵。2009年10月是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8年以来死伤人数多的一个月,仅10月26日这一天美军就有有3架飞机在阿富汗失事,14名美国兵死亡,28人受伤。

谁也不知道阿富汗战争什么时间才能结束。

尤其,现在的巴基斯坦战线上,塔利班也大有卷土重来的气势。

塔利班和基地组织没有读过《论持久战》,一样将对美国的抗战打了8年,而且,从近期的势态看,还大有将战局扩大的架式,实质上塔利班武装已经让美国扶植的阿富汗民主政府只能龟缩在少数几个大城市,这多少有点儿像中国抗战时的斗争势态,美国就是当年的日本鬼子,阿富汗当政的民主政权是伪中华民国,卡尔扎伊是汪精卫,塔利班是蒋介石的国民党,而基地组织应该是延安武装。

基地组织虽然是阿富汗的外来户,但本·拉登在阿富汗的影响力以及在全世界反美力量里的影响力巨大,甚过抗战时共产主义世界的毛泽东,或者说像斯大林同志亲自到了延安一样;塔利班力量无论是美国的反恐战争之前或者之中,其领导人奥马尔等都不在世界上具有较高的知名度,这其实是美国传媒机构有意为之的结果,美国的传媒机构现在尽量避免再造一个大名鼎鼎的本·拉登,但从塔利班能把反美战争支撑到现在的能力看,它一定有一个强大的领导核心,也一定有一个不弱于本·拉登的“伟大”,这是被全世界忽视的一个人。

你漠视他,不等于他不存在。

而关于这位为美国及北约在阿富汗的十几万军队频频制造麻烦的塔利班领导人奥马尔的的确切消息还是2008年底他公布了一份阿富汗和平新建议,表示阿富汗实现和平的重要前提是美国和北约制定出从阿撤军的时间表,奥马尔提出的和平建议内容还包括:由穆斯林国家向阿派驻维和部队,直至阿富汗建立一个各方都能接受的政权;塔利班与现任阿富汗政府分享权力;阿政府赦免塔利班武装人员并允许他们加入政府军等。据报道,奥马尔是通过沙特阿拉伯国王阿卜杜拉分别向美国总统布什和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转交这一建议的。

奥马尔至少表面上比本·拉登有和平意向。

但,显然,无论是前任总统布什还是现任总统奥巴马都没有勇气向美国纳税人承认美国军队在阿富汗无法打下去了,失败了,该撤军了。

在阿富汗战争中,撤军,就是美国的失败。

而对塔利班和基地组织而言,失败就意味着死亡。

也就是说,如果美国不用把“失败意味着死亡”的紧箍咒扎在塔利班和基地的头上,或者阿富汗的局势还有个活结,但如果不死亡,也就意味着美国必须承认塔利班和基地的生存权,给其以生路。

也是在10月28日,巴基斯坦的西北重镇白沙瓦因为美国国务卿来访巴基斯坦而受到巴基斯坦塔利班组织的人弹袭击,又有100多人丧命,这个下马威或者催促美国人把反恐兵力增加得更多――或者及早宣布撤兵阿富汗――但现在他们可能选择的还是前者,因为又有论调说,把反恐兵力和恐怖主义武装的人数比例提高到20比1就有可能取胜,而现在是12比1。

按美国人公布的所谓12比1比例里,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的人数只有2.5万人,而为此美国、北约和阿富汗卡尔扎伊政权(卡尔扎伊也自身难保)武装力量需要增加到50万人,但我很怀疑美国公布的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的武装人数,或者他们有25到50万人,若按上述理论美国岂不是要增兵到500万到1000万人才能打赢?

所以,可以预见的是美国在阿富汗发动的反恐战争必然以其失败和撤军而告终,也许美国撤军不一定带来和平,但美国不撤军就一定没有和平。

因为现在把美国和北约以及阿富汗的亲美政权的军队加起来也没有1000万。

可以为阿富汗的塔利班和基地组织提供更直接借鉴的还有巴基斯坦的独立斗争,以阿拉法物为首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和以亚辛为首的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对以色列的武装斗争也是搞了几十年,虽然,在他们有生之年没有见到巴勒斯坦真正建国,但拥有美国强大军事支持的以色列也没有将巴解和哈马斯消灭,终美国和以色列只能以各种方式地接纳巴解和哈马斯告一段落。

说实话,从这8年以来的反美战争来看,现在塔利班和基地的领导人奥巴尔和本·拉登无论从能力还是实际的影响力,也都远远超过当年的阿拉法制和亚辛,塔利班的创业前身是一群狂热的伊斯兰大学生,而基地组织的其础是世界各地满怀反美理想的青年人,这样高智商且有信念的人,这才是它们不会被美国打败的真正原因,而在常人的印象里,他们只是钻没于阿富汗山区洞穴里的土人。

伊斯兰教以及伊斯兰宗教的生命力,不是20世纪或者21世纪才被证明的,它对特定人群的特殊吸引力已经持续了十几个世纪,而这种吸引力正是塔利班和基地组织赖以存在的基础,美国人以为有了洋枪洋炮就可以削夺人家的信仰,或者如果这种对峙越来越久,美国本身也存在着几十上百年后就葬身这种信仰的越来越强大的攻击之下的危险。

已经有两任美国总统吹牛逼说要在阿富汗坚持到“胜利”,但无论是从阿富汗塔利班及基地组织的战斗现状,还是用中国的八年抗战以及巴勒斯坦人的解放斗争做比较,美国在阿富汗的反恐战争――不管它当初的初衷是真正的反恐意志还是想借反恐来干预中东和中亚,那个叫作“胜利”结果也只有一个:失败。

就看有没有美国总统能不能学学当年的尼克松。

如果他们不做尼克松,那就只能做一个世纪之后的东条英机。

高压喷嘴
加药搅拌桶
郑州代理记账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